牛奶布丁

砂锅女孩在床底发出“煲粥 is rio”的声音
原文长佩app《我嗑了对家x我的cp》,这篇文笑到头掉,大家可以去看看

【生面】吻

夜尊很喜欢和罗浮生接吻的感觉,两个人的唇微微触碰着,不含情欲,只是让他感受到罗浮生的温度,让他觉得没有那么冷了。

夜尊生于大不敬之地,那里不知道温度是什么,他和哥哥待在那里,每天斩杀幽畜,吃幽畜的肉,喝幽畜的血,后来,哥哥离开了,因为哥哥有了赵云澜,可是夜尊还是什么都没有,只能继续待在那没有温度的大不敬之地。

再后来,他遇到了罗浮生,罗浮生的吻让他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让他感受到了温度,让他知道了冷与热,让他隐约有一种心脏在跳动的感觉,让他觉得自己和哥哥一样,有了三魂七魄,可也仅仅是感觉罢了。


赵处:弱小可怜无助且胃疼,但是😏😏😏

生面

面面:生哥,我们一起学猫叫,一起喵喵喵喵喵~
罗浮生:宝贝,你确定?
面面:当然啦,生哥!
罗浮生:好的,宝贝。
然后。
那天晚上面面在床上喵喵喵了一整晚。☀☀☀(*/ω\*)

生面

生面太好磕了,粮太少了,(╥╯^╰╥),只能自己摸一个小段子,私设沈夜是东江大家族沈家的少爷,学着当家的那种。生哥和面面之前在一起,有仇家寻仇,算计了生哥,伤到了面面,面面失忆了。不记得认识生哥之后所发生的一切,只知道他是洪帮二当家。

罗诚之前在生哥面前喊面面为大嫂,直到生哥和面面的感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收音机里放着九岁红的成名曲,咿咿呀呀唱的好听极了。罗浮生没个正行的坐在沙发里,茶几上凌乱的摆着几瓶酒,手指在沙发沿上打着拍子,他随着拍子微微地晃头,俨然一副戏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脚步很慢,但是每一步都像在罗浮生的心里扔下了一枚小石子,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,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只是眼神并没有焦距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罗诚的敲门声拉回了他的意识,恭敬的说:“大哥,沈先生来了。”“把人请进来”,罗诚声音未完全落下,这句话便迫不及待地从罗浮生嗓子中蹦出来,仿佛一秒都不愿在等,他死死盯着门口,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,门缓缓打开,清晰地传来罗诚的声音,和他前一句话中的恭敬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,“沈先生,这边请。”最先看到的是那柄精致的拐杖,和它的主人一样,优雅且高傲,又隐隐含着一丝霸气,在罗浮生的眼眸里,慢慢地显现出来人的模样。一身得体的白西装,配着脸上金色的面具,是任何戏文都描摹不出来的一种好看。

      一步一步地走进来,像是一个贵族一般,普通的沙发,有他坐在上面,都像是王座。罗浮生痴痴的看着他,在沈夜看过来的时候又恢复原样,勾起嘴角歪头一笑,轻声道:“不知沈先生此次前来有何贵干?”一副风流贵公子的模样。落在罗诚眼里,两个人无比的相配。

       沈夜看向罗浮生,笑着舔了舔唇角,:“我有一批货在码头,准备运出去,还希望洪帮二当家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好说”,罗浮生不正经的笑着,“只要——沈先生有足够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沈夜微微一笑:“自然,只不过我记得我早就让手下的人把诚意送过来了,可是,我的货却并没有被洪帮的人放行。”敛了笑容,微微蹙眉,一脸认真地看向罗浮生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,罗浮生才像恍然大悟一般地说:“原来沈先生说的是前些天的那些银元啊。”话锋一转,“可是,不够。”罗浮生说完这句话便死死地盯着那张金色面具。

       沈夜的眉皱的更深了,疑惑地问:“不够?罗二当家可不要太贪心。”语气中泛着丝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哎呀,沈先生不要生气嘛,我所说的不够自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又变成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一脸调侃的看着沈夜。  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。”沈夜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罗浮生听到沈夜这么问,笑得更加开心,“我不想怎么样,只是想见沈先生一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沈夜还是不太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不止”,听到这话,沈夜冷了脸,罗浮生看到沈夜的神情,心知不妙,赶紧补救,“我也不是要沈先生再送些什么,只是不知道沈先生肯不肯赏脸尝尝我这里的酒。”听到这话,沈夜的神情总算不那么差了,却也不是完全信了罗浮生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什么酒。”沈夜问。

       罗浮生把半个身子伸向沈夜,“自然是我这美高美的好酒。”站起身,从橱柜里拿出一个格外精致的锦盒,在那里面拿出两个玻璃杯,上面的花纹特别好看。玻璃杯落在茶几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罗浮生亲自把酒倒入两个杯子里,举起其中一个杯子,递到沈夜面前,轻佻的说:“这便是我想要的诚意,沈先生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沈夜疑惑:这洪帮二当家素有玉面阎罗之称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打发了。但还是伸手把酒接了过来,却并没有直接喝下去。罗浮生拿起另一个杯子,微微示意,便把杯中的酒全都喝了下去。“沈先生这下可以放心了”,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沈夜有一丝放心,却也只是喝了一口,就把酒杯放下了。看向罗浮生:“诚意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,沈先生放心,那批货今天晚上就可以运出码头。”

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沈某就告辞了。”话一说完,沈夜丝毫不留恋地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罗浮生一直看着他,不发一语,只是眼中的深情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。直到再也看不到沈夜的背影,罗浮生才收回自己的目光。他看着沈夜放下的那个杯子,慢慢的拿起来,描摹着杯身上那个隐秘的‘夜’字,慢慢地覆盖上深夜喝酒时留下的那个唇印,‘阿夜,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’。许久才把杯中剩余的那一口酒喝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罗诚恭敬地站在门口,看到这一幕就把头垂了下去,不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罗诚,这瓶酒怎么这么苦,再去拿一瓶酒来。”声音微微地有一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是,大哥。”罗诚从酒柜里拿了另一瓶酒来。罗浮生倒在自己的杯子里,从某些角度可以看到杯身上那个隐秘的‘生’字,尝了尝,懊恼地说:“真是不好,刚刚那瓶酒坏了,我还给阿夜喝了。对了,罗诚,你去一趟码头,把阿夜的货运出去。”“是,大哥。”说完,罗浮生小心的把那两个定制的杯子拿了起来,洗干净,又放回了锦盒当中。然后就回了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,第二天,来打扫的下人有些疑惑,为什么向来喝完一瓶才会再打开另一瓶酒的二当家的茶几上,放着两瓶一样的没喝完的酒。

生面太好磕了,但是粮好少,嘤嘤嘤

想哭
前路迷惘
讨厌长大

鹿眼美手低音炮,腿长腰软易推倒。
(⸝⸝⸝ฅωฅ⸝⸝⸝)

感谢你十年来从未放弃,我们陪你细水长流。
电视剧:《寒秋》《丑女无敌》《知青》《新神探联盟》《北平无战事》《琅琊榜》《伪装者》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《放弃我,抓紧我》
电影:《黄克功案件》《铁道飞虎》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《英雄本色4》